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伊的学习园地

书者,抒也。学者,悟也。

 
 
 
 
 

日志

 
 

原创 小诗:吃茶去  

2016-05-15 11:06:08|  分类: 撷翠寻梦---新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小诗:吃茶去 - 松伊 - 松伊的学习园地

 
吃茶去
松伊\文


宁静的夜晚
柏子树下清凉如水
 一声轻轻的
“吃茶去!”
 
在空中久久回荡
 
消散了浓雾迷瘴
 
乘着月色,到赵州桥上
看芦花白马浑然远方

再静静地品

银碗里盛雪

尝到了么

一盏禅意的澄光

 

 

 

 

 

 

 

 

 

备注有关资料:
1、
赵县
古称赵州,位于河北石家庄市。有个非常知名的柏林禅寺。
       唐代赵州从谂禅师曾在这个禅院(当时叫唐代赵州从谂禅师曾在这个禅院(当时叫观音院)主持40年,有着"吃茶去"、"庭前柏树子"等几桩有名的禅门公案最有名的就是"吃茶去"公案。1000多年以前,有两位僧人从远方来到赵州,向赵州禅师请教如何是禅。赵州禅师问其中的一个,"你以前来过吗?"那个人回答:"没有来过。"赵州禅师说:"吃茶去赵州禅师转向另一个僧人,问:"你来过吗?"这个僧人说:"我曾经来过。"赵州禅师说:"吃茶去!"
这时,引领那两个僧人到赵州禅师身边来的监院就好奇地问:"禅师,怎么来过的你让他吃茶去,未曾来过的你也让他吃茶去呢?" 赵州禅师称呼了监院的名字,监院答应了一声,赵州禅师说:"吃茶去!"
        
对"吃茶去"这三个字历来也是见仁见智的,这三字禅有着直指人心的力量,也从而奠定了赵州柏林禅寺是"禅茶
一味"的故乡的基础。

 
2、庭前柏树子是禅林著名的公案,又作赵州柏树子,赵州柏树,是赵州从谂禅师以庭前的柏树子示达达摩西来意。赵州从谂禅师是唐朝晚期高僧。师从南泉普愿禅师,赵州观音院佛堂前,赵州从谂禅师和一群小和尚,僧众列集,表情肃穆,都在聚精会神,听赵州禅师讲禅。
       
赵州从谂禅师:“老僧我,年青的时候,曾到沩山灵祜禅师处学习,恰好,有学僧前来拜谒。学僧问沩山:‘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沩山不回答问题,反而对来人说:‘把禅床给我搬过来’。据我看来,作为得道宗师,当时他不应该这样来回答学人的问题,应该以本份事来来开示和导引。”
        
话音刚落,马上有学僧起立,当庭发问:“请问师父,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呢?”
        
赵州禅师抬头,仰望着风中摇拽的古柏,意味深长地回答道:“庭前柏树子。”
       
 
学僧又问道:“师父,你不要用境界开示来人。你还是请您明确告诉,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呢?”
        
赵州道:“好吧,我不用境界开示,我会明确告诉你。”
        
学僧追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赵州正色,朗声答言:“庭前柏树子!”

 ---学人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赵州从谂禅师答以“庭前柏树子”,期间没有任何的逻辑联系。禅师此意是斩断学人的言路、思路和妄想意识,让学人不要有所攀附,不要向外执取,由此回头,追求自己的本心。学人若会得此意,只管用心体悟,总有海阔天空的境地;若不会此意,即当死在句下,碌碌一生,头出头没,终了无期。
      
赵州禅师所说的“庭前柏树子”,只是随意表达的一种物体罢了。 但
在无尽的回味之中,还有一种众生平等的意念在里头。参禅悟道,修心最难。
 
至此,这个公案还不算完。那个学僧慧根短浅,但是喜欢刨根问底。隔了几天,他看到赵州和尚坐在院子里面晒太阳,就问:“柏树子,有没有佛性呢?” 
    赵州禅师:“有” 学僧:“柏树子既然有佛性,它什么时候能成佛呢?” 
    赵州禅师:“待虚空落地时。” 学僧:“虚空几时落地?”
    赵州禅师:“待柏树子成佛时。”
    学僧惘然,耷拉着脑袋,悻悻而去。

   
 其实赵州禅师的“虚空落地时”,不是实指,而是借喻禅宗至境中那种能够泯灭心和境等种种妄想差别的境界,也就是身处“妙高峰顶”的感觉。
    佛教的“三界唯心”、“万法唯识”,指出一切都是境由心生。而学僧以俗眼观之,柏树子是境;但赵州禅师以佛眼观之,柏树子就是心。正因为如此,在前一个语境中,赵州禅师言之凿凿,说他自己并没有“将境示人”。 这个学僧没有达慧根器,所以他又问“柏树子可有佛性?”而赵州禅师泯灭差别,消除六根,想给学僧打通凡圣,断言柏树子有佛性,能够成佛。这是因为境即是心、心即是境,是故“无情”的柏树子,也是“有情”之心的外现。 那个学僧的问题,恰恰是不少初入禅悟之门的问题,即他们自己内心中对于问题、名相的执着,最终成为了自己修禅悟道的最大障碍。 赵州禅师的“庭前柏树子”,就是让愚顽的人们去掉蔽遮在心中的云翳,把握眼前,直指人心,契入禅境,从根本上截断一切妄念。
 庭前柏树子偈 :出入云闲满太虚,元来真相一尘无。
                    重重请问西来意,唯指庭前一柏树。

3、“白马入芦花”出自真州長蘆真歇清了禪師僧問。僧問:“如何是空劫已前自己?” 師曰:“白馬入蘆花。”
   “
银碗盛白雪”,公案是岳州巴陵新開院顥鑒禪師的。僧問:“如何是道?” 師曰:“明眼人落井。”  又問:“如何是吹毛劒?”  師曰:“珊瑚枝枝撑著月。”   再問:“如何是提婆宗?”  師曰:“銀椀裏盛雪。”而这里银碗盛雪,禅师是借用了源于洞山良价悟本禪師嘱咐弟子撫州曹山本寂禪師所作的寶鏡三昧歌---
師因曹山辭。遂囑曰。吾在雲巖先師處。親印寶鏡三昧。事窮的要。今付於汝。詞曰。如是之法。佛祖密付。汝今得之。宜善保護。銀盌盛雪。明月藏鷺。
    曾蒙山異禪師曾讲述自己修行的经历:
不著用力。綿綿現前。一切聲色五欲八風。皆入不得。清淨如銀盆盛雪相似。如秋空氣肅相似。(当分辨得,何为净雪,何为银盆。)

    三山來頌云:銀盌盛雪。內外明徹。不是巴陵。有口難說。


    通俗地说,
白马入芦花、银碗里盛雪,据说是佛之高境。是有中无,终是无中有。何为有?何为无? 白马入芦花之无,是表象,还是真无;银碗里盛雪,是真有,还是幻象? 佛家常说色即是空,跳出三千红尘,回头望,尘世原是虚空,沧海桑田,繁华易逝,一切原是幻相。佛云:实相即空,清静无为。以这一句话作结:“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白马入芦花,看似无,实则有。白马与芦花混为一色,白马在吗?白马在。这里不同于色即是空,这里的空,即无,是表象,这里的无实则是色。这就说道了佛家第二句话,空即是色。 先看色即是空,悟了一层;再看空即是色,再悟一层。 一房一壶,壶盛水而留房中,房中水是空有,壶中水在真有,水中房是空无,水中壶是空有。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